天藍

及川生日賀文!!

#我晚更了我知道
#及影&一點點的岩及

7月20日

"垃圾川。"上學途中,和及川一同走路的岩泉忽然叫住及川。

"嗯?小岩怎麼了?難道要跟及川大人討論關於女......好痛!!"及川話都還沒說晚就被岩泉狠狠的敲頭。

"生日快樂。"岩泉平淡的說出這句話,並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物。

"哇~~ 小岩這是告白嗎?不行不行,及川大人已經心有所屬了。"及川得意洋洋的說。

"......我知道啊,影山對吧。今天我幫你在學校宣傳一下吧。"

"不要啊!小岩拜託你!!" "如果那些迷妹們知道你喜歡男人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呢?"

"不可以啊絕對不可以啊!!小岩你冷靜下來!!"

"......"

"好啦好啦!我請客!!"

"我要吃拉麵。"

這就是為什麼及川現在和岩泉一起坐在拉麵店的原因。

"哎~~~~~ 小~~~ 岩~~~ "及川愁眉苦臉的用筷子攪著拉麵。

"小飛雄到現在都還沒對我說生日快樂。"

"......?"岩泉夾了一塊玉子燒。"我覺得他忘記了。"

"不會吧?"及川半信半疑的說。

"不對。有可能。"及川忽然坐直身子,拿出手機"來問問好了。

" 過了五分鐘,及川再次垂下頭來。

"小岩~~"及川用哭腔叫著岩泉。

"噗噗!"岩泉看到兩人的對話記錄忍不住笑了出來。

"嗚嗚嗚嗚嗚!小岩,及川大人要先回去了。"

"...... !!欸!垃圾川!你還沒付錢啊!!"在及川走後岩泉才想起來。

回到家,及川躺在床上,用通訊軟體和影山聊天。

*以下是聊天內容

及:小飛雄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影:??

及:小飛雄你忘了嗎?今天是及川大人的生日啊ಥ_ಥ 影:!?抱歉。最近太忙了。
及:好過份!╰(〒皿〒)╯
影:......抱歉。
及:不喜歡飛雄了(・へ・)
影:不過我有買生日禮物!
及:真的?(ΦωΦ)
及:那你週六來我家一趟
及:就醬囉。
及:拜拜!
及川將手機充電,為了自己的計畫笑了。

7月22日

今天一早,影山果然準時付約。

及川看著在自己床上坐的端正的影山,及川盤腿坐在地板上,開口道。

"小飛雄你忘了及川大人我的生日,對吧?"

"啊......是的,真的很抱歉。"影山垂下雙眼,愧疚的說。

"那麼......要懲罰一下小飛雄才行呢"及川一邊說一邊把飛雄壓在床上。

及川的唇堵住了影山反駁的話,舌頭輕巧的鑽進影山的嘴裡,和他的舌頭交纏。

擔心影山還沒學會換氣,及川在影山缺氧前就結束這個吻。

及川跨坐在影山的身上,居高臨下的欣賞影山因為接吻還有慾望而緋紅的雙頰。

"好了,小飛雄。現在要開始正式懲罰你囉~"

哈哈哈!
我不會寫肉!
所以我不寫!(別打我
我會繼續練習肉文的
那及川大人怎麼懲罰小飛雄就請自己想像囉
感謝諸君的觀看
如果你喜歡請按下那顆愛心讓我知道
望  一切安好







這是公&預告!!

及川的生日賀文我會比較晚發
因為我要上暑輔了〒︿〒
不過我一定會寫的
我想要寫甜甜的及影

就醬

夏日祭典

#天牛or牛天(我分不出來XDDDD

<<白鳥澤>>

"吶~吶~ 若利君,練習結束後我們一起去祭典吧!"社團活動時天童忽然靠向牛島說。

"嗯? 祭典? 今天有嗎?"牛島問道。

"學校附近的神社在這個星期舉辦的,今天還有煙火大會喔! 晚點我們一起去看看吧!"天童回答。

"嗯,好啊。"

"那就這麼說好囉。"

<<祭典>>

"若利君,等一下。"天童停在一攤射氣球的攤位。

"怎麼了?"

"我想要那個,請等我一下。"天童看著擺在木桌上的一隻大玩偶,那是他最近追的漫畫裡的主角。

"喔......好。"牛島就靜靜的站在一旁等他。

老闆看著有人停在自家攤位前,連忙招呼兩人。

"來來來!500圓可以射一籃飛鏢喔,有中六顆就可以抱走大玩偶喔。"

"老闆我們要一籃。"

天童氣勢十足的拿起一隻飛鏢,然後用100分的姿勢投出,然後......

然後他沒中。

看到此景,牛島安慰的說道"沒關係的,還有機會。"

聽到了這番話,天童又重拾信心,拿起第二隻飛鏢。

結果接下來的9次天童都沒有射中氣球。

"老闆請再給我一籃!"

"好的!請。"

雖然每次都自信滿滿的投出,但可惜的是,天童完全沒有射中半顆氣球。

在這樣的輪迴中,天童很快的用光了帶出來的錢。

"老闆......等等,若利君你有帶錢嗎?拜託借我吧,回宿舍我會還你的"天童用可憐的眼神和語氣拜託牛島。

"......天童你很想要那個嗎?"牛島問。

天童用力的點頭。

"我幫你丟吧。"

牛島拿起飛鏢,示範了什麼叫百發百中。

走在神社的圍牆邊,天童雙手環抱玩偶,臉上掛著滿足的笑容。

"若利君,今天真是謝謝你啦! 錢我晚點回宿舍時還你。"天童說道。

"不用了,那個就送你吧。我今年忘了送你生日禮物,就用那個吧。"牛島回答。

"嗯?真的嗎?真是謝謝你啊!"天童踮起腳尖,親了牛島一下。

"不.....不會。"牛島把頭轉向另一邊,臉有點紅。

七彩的煙火於此時綻放在夜空中。


打完了!!
感謝 @天童不足的鲸鱼 大大的連結

感謝諸君的觀看
如果你喜歡請按下那顆愛心讓我知道
望  一切安好








牛及-同居日常1~3

#牛島若利x及川徹
#大學同居設定

①早起時

牛島張開眼睛,看了一下手機的時鐘,才6點多。
離晨練還有一些時間,等會兒再把及川叫醒吧。

把手機放回床頭櫃,牛島坐直身子,看向及川。

及川看來睡的很熟,也許是因為昨晚太累了。

看著及川的睡顏,牛島忍不住輕撫他的臉龐。

身旁的人忽然動了一下,牛島趕忙把手抽回來。

再觀察一下及川好像一時半刻還不會醒,牛島輕手輕腳的爬下床洗漱。

今天可輪到他做早餐呢。

②早安

做完了早餐,時間也差不多了。
牛島走進臥室,把手撐在床上低頭親吻及川。

半夢半醒的及川胡亂回應著牛島的吻。

"嗯...?小牛若?時間到了?"雙手環繞著牛島的脖子,及川把頭埋在牛島胸前撒嬌。

"嗯。"看見及川似乎還想賴床,牛島低頭又是一吻。

"嗯......"吸不到空氣的及川呻吟一聲。
"好了好了,小牛若你壓在我身上我要怎麼起來?"得到了呼吸的空檔,及川拍打著牛島的背說道。

".....抱歉。."聞言,牛島馬上離開及川的身上。

雖然只要自己的要求不會太過份,牛島基本都會答應。

不過及川忽然覺得今天的牛島這樣很可愛。

就...稍微獎勵他好了!

想到這裡,及川把臉湊過去親了牛島一下。

"早安!"及川把臉移回來說道。

"早安。"牛島柔聲回應。

③早餐

洗漱完畢的及川和牛島兩人做在餐桌前。

"我要開動了。"
"我要開動了~ "

"嗚哇!!這個好鹹!"吃了一口秋刀魚的及川哀嚎。

"這個湯根本沒味道嘛~ "及川看著對面的牛島說"畢竟小牛若以前在宮城的時候根本不用做家事,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大少爺嘛~ 菜做的很難吃也是理所當然的。"

"抱...抱歉。"牛島看向一桌失敗的早飯道歉著。

"不過及川大人我全部都會吃完的,因為是小牛若親手做的嘛!"

"及川,謝謝你。"

《後記》
牛及同居日常1~3題完成!!
今後會不定期更新
不確會有幾題
總的來說
寫完一天的日常就會完結
感謝諸君的觀看
如果你喜歡請按下那顆愛心讓我知道
望  一切安好









#新系列
#原創故事
#文長注意(超長的......

1
"熱死了,幹嘛來這種地方渡假啦!"我在內心大聲的抱怨。

因為暑假的到來,爸爸帶著我們全家一起來海邊玩。

不過開心的只有爸爸媽媽還有5歲的優花。

對我來說,這片海灘是一場醒不了的惡夢。
白天這裡的氣溫最高可以到35度,夜晚非常悶熱,蚊蟲又多,三不五時就會有一隻大蟲子飛進屋。

幸好這裡的訊號滿不錯的,我拿出手機,開始滑起臉書。

"姐姐!姐姐!爸爸說要帶我們下去海邊玩水!"優花跑過來抱著我說。

"我不想去。"我搖了搖手,給出否定的答案。

"好吧......那我走囉?"

"嗯。好好玩。"

過了不久後,小木屋的門"刷~"的打開了。

"虎田優音!我帶你出來是為了渡假,不是來滑手機的!"爸爸生氣的說"如果再讓我看到你把手機拿出來,你就別想再拿到它了!"

"是~~。"我有氣無力的回答。

"現在就給我出來。"爸爸說完這句話就走了。

把手機接上充電線後,我從窗戶偷偷看著外面的三人。

有的時候......

好比說現在!

看著他們三個,我覺得好像他們才是一家人,而我,只是個寄人籬下的孩子。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想,也不知道這念頭是從何時開始。

只是,等我發現的時候,我已經離他們有一段距離了。

我步出小木屋,徑自朝著海灘的方向走,無視爸爸的叫喚和媽媽的呼喊。

我們住的小木屋前方有一個不大不小的空地,而空地的旁邊有一條小路,往下走就可以到達位在下方的海灘。

我沿著小路走,很快就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他們也沒有追來。

"或許是放棄了我這個女兒了吧......"我在內心自言自語道。

來到了沙灘,我走進海裡,任由海浪拍打我的雙腳。

我轉頭四處張望,瞥見不遠處有一群少年不知道在做什麼。

我瞇起眼睛,想看的更清楚。

嗯......他們在......他們在......在......點香?

他們在點香?

他們幹嘛點香?

為了知道問題的答案,我朝著那群少年走。
"你們為什麼要點香?"靠近他們之後,我試著裝出可愛的樣子問道。

"拜水神啦!"其中一個男孩回答我後點了一支衝天炮飛進海裡。

其他人聽見了他的回答後開始哈哈大笑。

"真是......。"我在內心悄悄的抱怨。

"抱歉。如果你覺得不高興的話。"那個男生摸著自己的後腦說。

我這才仔細端詳他的長相,黝黑的臉上有一雙充滿活力的眼睛,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可以殺死很多女生。

憑良心講,他很帥。
但沒有煞到我!!

"你應該是來這裡玩的吧?我叫川谷,我們帶你逛逛吧?"那個男生問。

我後退了一步,露出遲疑的樣子。

"別害怕,我們不會對你怎樣的"見到我這樣,川谷好似在安撫我。

他指著站在他斜後方的男生,說"這是岡村。"

那個叫岡村的男生對我笑了笑。

他長的也不錯。

"這邊這兩個是小夏還有小秋,他們是雙胞胎喔。"川谷繼續說著,他指向最後一個男生,說"這個傢伙叫阿良,別看他這樣,他做的海鮮炒麵可是超~好吃的喔。"

"好啦,我們的人都介紹完了!該你啦!"川谷雙手插腰,很有元氣的說道。

"我是虎田優音。請多指教。"我簡短的自我介紹"你們不是說要帶我去逛逛,要怎麼去啊?"

雖然不是很想跟他們走,但是我絕對不要回去面對他們三個。

"跟我們來吧。"川谷示意要我跟上他。

"不回去講一下嗎?"不知道是小夏還是小秋這麼問道。

"不了。反正他們也不是很關心我。"我回答道。

"爸媽只是看起來不擔心啦!"岡村這麼說。

話雖如此,他們也沒有讓我回去的意思,持續朝著馬路走去。

"好了,我們到了。"眾人停下腳步。

"我們騎這個會被抓吧......"我看著眼前這三台機車,無奈的說。

"不會啦!這裡的警察沒在管這個的。"川谷得意的說"上車吧,我帶你去看我們的私房景點。"

我聽話的騎上機車,雙手壓著後面的護欄。
我現在只覺得大事不妙。

"出發囉!!"川谷大喊一聲,發動機車,開始爬山路。

我坐在他後面,抓住我隨風飄揚的頭髮,不讓它們亂飛。

看著在腳下的海洋,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我原本很差的心情有比較好了。

或許是從後照鏡看見我的表情吧。

川谷對我說"這片海很美吧。"

"嗯"我輕聲回答。

"嘻嘻,對吧對吧。"川谷笑著說"開始加速囉!"

經過了快兩個小時,川谷他們終於停下了機車。

坐了這麼久的機車,我有點腳軟,下車的時候險些跌倒。

"沒事吧?"川谷抓住我的手,不讓我摔倒。

"沒事"我站好說道。

"那就好"川谷滿意的點點頭"我們先在這裡吃東西。"

"好......誒誒誒?說好的私人房景點呢"

"那個等等再去啦!我餓了想先吃飯。"

結果只是自己想吃嘛。

我跟著他走進了眼前的民宿。

"為什麼要來民宿吃飯啊?"我問道。

"這裡是阿良家開的,他會做好吃的海鮮炒麵給我們吃喔。"川谷回答。

走近屋內,裡面一個人也沒有。

我轉頭看向阿良,問"為什麼沒人阿?"

"不知道"阿良聳聳肩"應該都出去了吧?"
隨後走進吧臺,拿起平底鍋。

我和其它人一起坐在吧臺的椅子上,看著阿良炒麵。

他看起來還滿有架勢的。

吃了一口眼前的炒麵,果真很好吃。
就像川谷說的一樣。

"好吃吧?"
"好吃嗎?"

"嗯,很好吃"我平淡的回應他們兩個。

"誒?就這樣?稍微形容一下好不好?"川谷不滿的說道。

"嗯......就......就......就是很好吃嘛!我不會講啦!"因為想不到好的句子我腦羞成怒的說"而且到底為什麼要在下午四點吃炒麵啊?"

"因......因......因為人家想吃嘛!"川谷模仿我的樣子說。

我氣的打了一下他的背。

"啊斯~。"川谷慘嚎了一聲

"唉唷!打是情罵是愛呦。"岡村開始起鬨。

"唉~唷~  川谷你不錯嘛~"

"喔~~~~~~~~"

"吵死了!趕快吃一吃然後帶我去那個地方啦!"我只覺得我的臉現在又紅又熱!

"是是是,大小姐,我們知道了。"眾人回答。

"真是......."我在內心埋怨。

"嘻嘻。"川谷看著我傻笑。

"看屁看!"我生氣的說。

"優音好兇我好害怕喔"川谷向那對雙胞胎撒嬌。

"你還想再來一下嗎?"

"......"

就在這種氣氛下,我們吃完了炒麵,準備離開。

"啊~好飽好飽。"川谷伸攋腰道。

"這次是真的要去了吧。"我問道

"嗯!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走吧!"

之後又不知道坐了多久的機車,最後我們停在一條只能徒步上去的小山路旁。

"從這裡開始要用走的囉。"川谷說。

我點了點頭,表示瞭解便跟在其它人身後。
大概過了30分鐘吧?

我們來到一個懸崖,看到了眼前的景像我不禁倒抽一口氣。

這絕對是我看過最美的夕陽。

太陽在海的另一端緩緩落下,天空被染成紅紫色,藍色,黃色,三種顏色漸層交疊,有一小小的星空已迫不及待的出現。

我們就坐在那,直到太陽墜入海洋,璀璨的夜星佈滿天空。

"該走了,我們還要送你回去呢。"川谷在我耳邊輕聲說道。

我點點頭,跟在他的身後,留戀的在看一眼星空。

"走吧,我們明天再來。"

[TBC]
新系列!!!!
在這個系列裡只要你傳一張照片給我
我就會依這張照片和一個次元的腦洞為你寫出一篇文章喔。
(請不要傳不雅照或一些18禁的圖給我)
就這樣
那文章的長短不一致
有可能很長
也有可能很短
不一定是原創故事
也有可能是二創
總之感謝諸君的觀看
如果你喜歡請按下那顆愛心讓我知道
望  一切安好

我的QQ:2695835931
我的line:tpartsdxdd

無題-5

#牛島若利×及川徹

經過了一波三折,牛島仍然來到了那間咖啡店。

現在他就坐在及川的對面聽著他抱怨自己。

雖然這種狀況是自己夢寐以求的,
不過,
既然自己早已下定決心,
那就一定要做到。

"及川"牛島開口打斷及川的抱怨"告白那件事......請你忘掉吧。"

現在牛島的心裡有一種終於說出來的感覺,和數不盡的悲傷。

但他不會哭的,因為為了一段跟本沒有開始的戀情哭泣是沒有意義的。

"不要!"

牛島有點詫異的看著及川。

"憑什麼......你憑什麼擾亂別人的心又想雲淡風輕的離開?"

"更何況"及川看著他說"小牛若你根本就還沒開始追我,怎麼知道會不會成功呢?"

"就這樣,小牛若我先走啦!"

及川離開後,牛島獨自坐在座位上,思考及川所說的話。

他將咖啡一飲而盡,
這種想也想不明白的事,
就去找天童吧!

回到了宿舍,牛島和天童說明整件事的經過。

天童一邊聽一邊看著漫畫,漫不經心的回應。

"所以說,你覺得他是什麼意思?"牛島問。

"若利啊~你的情商怎麼這樣低啊。"天童在心中吐嘈。

"他的意思就是叫你追他。"天童回答。

"是嗎......?"

意思是......還有機會嗎?
那麼,該怎麼做呢?
[TBC]


抱歉這次這麼短
沒意外的話應該再兩篇就完結了
沒意外的話啦.......
接下來我想寫推理!!
推理!!
那麼
感謝諸君的觀看
如果你喜歡請按下那顆愛心讓我知道
望  一切安好

煩人的家政作業

#有多對cp出場
#圖我去google找的



[梟谷]

"啊~ 赤葦這個好麻煩,我不想弄了啦!"木兔趴在社辦的桌子上,大聲的嘆氣。

"木兔前輩你根本連一針也沒縫吧。"赤葦緊盯著手上的讀物,完全沒看身邊的人一眼。

"拿來吧,我幫你。"為了使身旁的人停止抱怨,赤葦無奈的接手前輩的作業。

只見赤葦俐落的把線穿好,並開始縫紉,木兔不由得驚嘆。

"哇~~赤葦超賢慧的,可以嫁了,可以嫁了。"

[音駒]

"所以......?"

"研磨你就幫幫我吧!我下星期一就要交了QAQ"一到社辦,列夫就拿出沒縫幾針的家政作業並對著研磨哭喊。

"自己的作業要自己做啦!"和研磨一起抵達社辦的黑尾說。

"嗚嗚嗚嗚嗚,拜託你啦!研磨。"列夫持續哭喊著。

"可是......"研磨露出困擾的神情"可是我也很不擅長縫紉耶。"

"發生了什麼?"剛來到社辦的夜久問"不會是列夫又闖禍了吧?"

"嗚哇哇哇哇~夜久前輩~救救我吧~"列夫一邊說道,一邊朝夜久飛撲。

"嗚...喂!等等!到底是發生了......啊!列夫快起來!你很重!"

[白鳥澤]

"要......要......要世界末日了!!!!!"一進社辦,映入眼前的畫面讓五色大叫。

"怎麼了?"緊跟在後的天童問。

"牛......牛......牛島前輩他......他......"五色嚇到連話都說不好了。

"嗯? 喔~原來是這樣啊"看到了牛島的樣子,天童恍然大悟的說"牛島在做家政作業啊,不過你還沒完成嗎?"

聞言,牛島轉過身來回答道"還沒。不過天童你早就做完了吧。"

天童走近一看,只見桌上放這兩塊被縫的亂七八糟的布。

"看來牛島你很不擅長女紅呢!要幫忙嗎?"

"麻煩你了。"

[青城]

"噗哈哈哈!小岩你縫的爛死了!超難看的!"及川毫不猶豫的大聲嘲笑竹馬辛苦製作的玩偶。

"閉嘴!你做的又有多好!垃圾川!"岩泉順手拿起桌上的布偶砸過去。

及川接起布偶,拿起針,說道"當然好囉~"
便繼續把布偶背上的破洞補起來。

"啊!好痛!"雖然縫紉算是自己拿手的事物,不過及川還是不小心扎到手了。

"沒事吧?"牛島心疼的握住及川的手,眼裡滿是焦急。

"沒事......等等!為什麼你在這裡啊!?"

[烏野]

"吶~影山,我們來比賽吧。"正專心縫著哈士奇玩偶的日向說。

"比什麼?"影山問道。

"比看誰先完成家政作業。"日向回答。

"好啊,來吧!不過你的作業不是已經交了?那你現在在做什麼?"影山忽然想起日向老早就完成作業的事。

"你......你......你不要問啦!"日向沒來由的臉紅了。

"喔。"雖然好像大略明白了什麼,不過影山並沒有戳破。

經過了一番慢長的努力,終於,日向完成了!

"哈哈!我贏了!對了影山,這個送你吧!"日向說道。

"誒? 為什麼?"

"你不覺得你們很像嗎?"

[Fin]


啊~~~~~~~
終於打完了!(撒花
作業的順序是:
梟谷(剛開始做)>
音駒(稍微有點樣子)>
白鳥澤(亂做,經天童補救後起死回生)>
青城(差一點完成)>
烏野影山(完成!)
這個腦洞是我在做我老妹的家政作業時想到的
很會縫紉的人真的很厲害啊!!
感謝諸君的觀看
如果你喜歡請按下那顆愛心讓我知道
望  一切安好










莫非這是......  生日賀文!!

#影日
#影山&日向交往中❤
#圖源:自截

"好痛!影山快住手!會禿的!"翔陽大叫。

"那個...... 發生了什麼嗎?"剛到體育館的仁花問道。

"影山送了一個生日蛋糕給日向......"從頭到尾都在場的菅原回答"只不過那個蛋糕......"

大家不約而同的轉頭看著那個 "蛋糕" 。

因為放學後的影山為了和日向比賽誰先到體育館,忘記了還放在書包裡的蛋糕。

倒致蛋糕被壓的變型,原本好看的巧克力蛋糕被嚴重扭曲成另一種樣子,放在蛋糕上面的巧克力和奶油裝飾如今四散黏在紙盒上,而蛋糕本體不再是扇型,碎掉的蛋糕和奶油一起黏在盒子上。

"然後他們就吵起來了......"大地接著說。

"不過那個蛋糕從早上放到現在也壞了吧......。"山口小小聲的說。

"那是人家國王皇后的情趣,我們這些庶民不懂啦!"月島倒是回答的很大聲。

"月島你說什麼?"
"你說什麼?"

"好了好了,都別吵了! 快去練習!"隊長大地成功的阻止了一年級的惹麻煩。

很快的,社團活動也過了快大半時間,可是影山和日向仍然一句話也沒說,配合也很生疏,這讓大家有些擔心。

"那個... 日向也不用那麼生影山的氣嘛。"趁著休息時間,仁花試著安撫翔陽的情緒。"畢竟影山也是出自好意嘛。"

"谷地你不懂啦,如果今天你男朋友送你一個破破爛爛的蛋糕,還強迫你感謝他,你會怎麼想?"翔陽有些不悅的說。

"哈...哈哈...。"仁花不知該怎麼回應,只好乾笑兩聲。

"你都不知道,在我打開盒子的時候,真的很想哭。"翔陽又說道。

幸好這次教練剛好喊他們繼續練習,結束了這尷尬的一刻。

不過這兩人的關係依然令人擔憂。

到了回家的時間,排球隊的各位一同在板之下商店慶祝翔陽的生日。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大家齊聲合唱。

"壽星趕快吹蠟燭吧!"大地說道。

"要先許願!先許願!"西谷大聲的說"先許三個願望,第一個和第二個要說出來,但是第三個不能說,這樣願望才會全部實現喔。"

"誒~ 看不出來西谷會知道這些呢。"東峰有些驚訝。

"大家先安靜一下,聽聽日向的願望吧。"清水說道

"第一個願望"日向歪著頭,思考著"希望影山以後貼心一點。"

聽到這句話,眾人開始起鬨。

"喔喔!"
"影山你要對人家溫柔一點啦!"
"談戀愛和排球是不一樣的啊,國王大人。"

"第二個願望"翔陽接著說"希望這次能打進全國大賽。"

第二個願望讓眾人的情緒更加上揚了。

"喔喔喔喔喔!"
"日向你好樣的!"
"你看人家是誘餌都這麼有幹勁,你這王牌加油點啊!"

"第三個願望......我許好了!"翔陽笑的很燦爛。

"日向你笑的這麼開心,肯定和影山有關吧,"
"喔~~~~~"
"是什麼願望啊?"

"這......這這這這這是秘密!不能說啦!"

"誒~~  為什麼?"
"日向你這小氣鬼。"

"小氣鬼!小氣鬼!小氣鬼!"眾人開始不斷的附和"小氣鬼!小氣鬼!小氣鬼!小氣鬼!"

"吵死了!你們這樣會影響的鄰居的!"教練生氣的大吼"趕快吃一吃然後回家啦!"

"是- - 。"眾人回答。


兩人一起回家,這是影山和日向交往後的習慣。

當然,今天也不例外。

只不過,因為兩人才剛吵完架,所以現在的氣氛很是尷尬。

想起剛剛從板之下離去時,其它人說道。

"影山要好好跟人家道歉喔。"
"國王和皇后要回家了嗎?"
"要好好疼愛人家啊。"

影山有些無言。

"日...日向。"影山決定和翔陽道歉。

"幹嘛?"翔陽還是很不高興。

"那......那個,蛋糕的事,是我的錯,抱歉了。"影山說。

"所以呢?"翔陽的心情依然沒有轉好。

"對......對不起。"影山又道歉了一次。

"所!以!呢?"
"生日快樂?"

"嗯!"翔陽對著影山露出大大的微笑,並
掂腳尖親了影山一下。

影山不由得抱緊翔陽,加深這個吻,
至翔陽因呼吸困難而發出呻吟才放開他。

唾液在兩人的唇間牽起一條曖昧的情絲,
翔陽泛紅的臉在影山看來相當誘人。

"日向" 影山把額頭靠在翔陽的額頭上,說
"生日快樂。"



[Fin]


翔陽小天使生日快樂!!
話說我今天回學校填志願耶
感謝諸君的觀看
望  一切安好














無題-4

#牛島若利×及川澈

"牛島若利......你這傢伙!!"及川以一種要把手機捏碎的力道緊握手機。

今天是星期六, 一早及川就收到牛島的訊息,說想和他見面,兩人很快的決定去一家叫Kanimitei的咖啡店。

在及川到達kanimitei後,牛島卻遲遲沒有出現,打電話也沒有接。

於是及川不滿的結帳,在他準備離去時。
他瞥見對街有個熟悉的身影。

不對,
等等......
那是牛島!!!

及川馬上衝到對街,不過對方也發現他,向前跑個幾步,拐個彎就消失了。

站在那個轉角,及川邊喘氣邊思考。
"啊啊!可惡!那傢伙道底跑去哪啦!?"

"算了!就繼續延著這條路走吧。"幾經思考卻還是得不到答案的及川自暴自棄的想。

就這麼走著走著,不知道走了多久。

及川忽然接到天童的來電。
"喂,及川啊,你跟牛島進展的怎麼樣啊?"

聽到了句話,及川心中原本壓下來的怒火又雄雄燃起。

"x你的牛島若利,那傢伙爽約你知道嗎?"
"誒!?"
"誒什麼誒啊!你到底知不知道他去哪裡?"
"你們約在哪見面?"
"蛤?你問這要幹嘛?"
"當然是要找出他在什麼地方囉。"
"Kanimitei,當時我要離開時看見他在對街便追了出來,但是他拐個彎就消失了。"
"嗯......"
"怎樣?你想到了嗎?"
"總之你先走完這條路吧,我再想想。"
"我找到了!他就在前面!我先掛了。"

可是及川沒有直接走向前,而是走進路邊一條小巷。

沒錯!他要在這條路的盡頭堵他。

一想到那會兒牛島臉上的表情,及川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及川你笑起來的樣子果然很好看。"一句話從及川背後蹦出。

及川連忙轉頭。

對,
沒錯,
他看到,
牛島若利。

"不.......不不不是吧!你剛剛不是在前面嗎?"及川嚇到了。

"啊!這個嗎?我剛剛看到你走進這條巷子,就跟過來了。"牛島回答。

"......,不對!重點不是這個啦!"
"那天你說你喜歡我,到底是什麼意思啦!"
TBC


抱歉完全沒有追逐戰 (土下座
如果想補前面劇情的大大們
可以找和這篇文章一樣的圖片就可以囉
謝謝諸君的觀看
望一切安好








無題-3

#牛島若利×及川澈

在告白之後,牛島逃跑了。
他害怕面對及川聽到這件事的反應。
他不想看見及川嫌惡的眼神。
所以他逃跑了,留下滿是問號的及川。

氣喘吁吁的跑回集合地點,牛島差一點就遲到了。
幸好一向嚴格的教練並沒有說些什麼,只是叫大家趕快上車回學校。

坐在校車上,牛島看向窗外快速變換的景色,心思也隨之躍動。

"一開始..."他心想。
"一開始,他並不知道自己喜歡及川,只是很喜歡看他打球,喜歡看他得意洋洋的笑,喜歡聽他用自信的聲音說話......"

直到有一天天童告訴他這就是喜歡一個人的感覺。

不過牛島很快...不!是馬上就知道這是一段不可能的感情。

所以,牛島將這段感情隱藏起來,不向任何人提起,試著想遺忘它。

但是,他失敗了。
就在今天,他向及川告白了。

自己為什麼這麼做,他自己也不知道。
只知道自己現在很難過罷了。

回到學校,簡單的開了下檢討會就解散了。
在走去宿舍的路上,天童忽然了靠過來。

"隊長大人的心情很不好呢~發生了什麼事嗎?"天童道。

在旁人眼中,面色凝重的牛島一定是因為輸了比賽才這樣。

不過......
在第六感異常發達的天童看來,牛島會露出這種表情肯定另有心事。

"天童你有告白失敗過嗎?"果然牛島問了一件和比賽完全關係的問題。

"也不是沒有啦......"天童回答。

"那你有向男人告白失敗過嗎?"牛島又問。

"我......,為什麼你會這麼問啊?"天童覺得案情並不單純。

聽完牛島說完事情的經過,天童起了玩心。

"這種事情還是說出來比較好喔。"帶著一點惡趣味的,天童說。

"是......是嗎?但是他看起來很困擾。"牛島有點遲疑。

"那可能只是表面上吧?說不定他內心很高興喔!"天童胡亂回答。

"真.....真的嗎?"牛島還是有點不敢相信。

"真的真的啦!他不是還沒達覆你嗎,就這星期六約他出來見面吧。"天童說。

"喔...好。"牛島覺得自己好像被騙了。

"天童,可是我沒有他的連絡方式耶。"
".......。"

TBC



名字我還是想不到(QAQ)
如果想要追前兩篇的大大們
可以找和這篇一樣的圖
第一篇是"沒有濾鏡"的
第二篇是"有濾鏡"的
下篇有精彩?的追逐戰
那麼
謝謝各位的觀看
望一切安好